万籁微光

虐恋狂魔,然而he亲妈党(ಥ_ಥ)

『楼诚衍生/蔺靖』陛下忘了,我替陛下记着 8

『蔺靖』陛下忘了,我替陛下记着 8

啊,今天又是一股浓浓的爱情酸臭味,不行,下回起开场虐如何(ಥ_ಥ)

………………………………………………

那个下午,本应该是萧景琰最喜爱的那种午后,沉浸在大雪落地后的萧索,寂静和寒冷里,无丝竹之乱耳。天地空留静默,只闻雪声簌簌。令人心无旁骛,宁静而致远。

然而事与愿违,萧景琰在他最喜爱的天气里,虽照常例坐在案牍上批阅奏折,可呆滞无神的双眸却出卖了他的心。高湛眼看着自家年轻皇帝对着一本明明上面写满边境暴动的奏折,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看了快半柱香却依然不动声色。

依往常,皇帝陛下这时早应该召唤蒙挚将军了才对……

高湛低下身子,轻唤道,“陛下?陛下?”

萧景琰依然对着奏折一眼不眨,甚至连头发丝也不曾改变分毫,好似一尊雕像。

陛下果然在发呆,高湛将声音加大,继续喊道,“陛下!”

萧景琰微微一震,蓦然回过神来。他恍惚的嗯了一声,下意识调整下自己早已僵硬的身姿,这才转脸询问般的看向高公公。

高公公忧心劝道,“陛下累了就休息一下吧。”

萧景琰愣了愣,正疑惑为何如此询问之时,突然意识到高公公所指何事,心中顿时骤然升起强烈的尴尬来,只有他自己知道,神魂飘忽这么久并不是因为什么困倦,而是由于……脑海中不可抑制的回放着之前与蔺晨的种种……尤其是最后一触即逝的那个吻……距离那么近,他满眼都是蔺晨白如雪的面颊和红若梅的唇,他甚至还记得蔺晨闭上眼后,密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黑白分明的那么引人注目。

自己竟然在理应静心工作的时刻满心满脑子都是烂七八糟的旁事?萧景琰咳嗽一声,面色却不变,平静的对着高湛说道,“高公公不用在旁边伺候了,先退下吧。”

待高湛出了宫门,僵直着身子的萧景琰长叹一声,仰面软躺在椅背上,呆愣的盯着屋顶房梁。

糟了,萧景琰无比沉静的心想,什么时候对蔺公子的感觉变了呢?他内心平静如一片无波无澜的汪洋,连半点浪花都未起,如此理所当然,像是在心底早就知道了一般,放弃了抵抗,只待自己承认。

是每日朝夕相对开始注意起蔺晨的一颦一笑时?是每次烦闷时他看似漫不经心的浪荡言语实则不落痕迹的开导自己时?还是每每对弈,棋逢对手的嬉闹斗嘴时?还是……在最寂寞的城楼上,望不见得身影出现身后,与君相拥之时?

……不,其实更早。萧景琰缓缓闭上眼睛,蔺晨笑着叫他美人的模样,看着他深情相望的模样,赢了他时得意大笑的样子……捂住他手时满目担忧的样子……如骤雨般落满脑海深处,直至定格在屋檐上的那抹惊鸿一舞的身姿,定格在每一次衣角的翻飞,定格在他飞扬着溶于黑暗的发,定格于他快意风流的笑颜。

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自己眼里便住了一个肆意飞扬的身影,再没离开过。

萧景琰却恍然想起那错将蔺晨当刺客的深夜里,蔺晨双眸幽深,不闪不躲,稳稳握住剑刃,与他相望的模样。月光下,血涌流而下,蔺晨的一双眼却亮的惊人,让握着剑柄的萧景琰在心中无法抑制的震惊。

这时想来,那双眼,竟如同望见旧人一般。

阿言……是阿琰吗?蔺晨倒下时,叫的是我?萧景琰默默心想,不知为何,他莫名觉得这句呼唤是如此的重要。

在蔺晨心底,原是这样叫我的?萧景琰抑制不住的勾了勾嘴角,他不动声色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泛红的耳垂。

蔺晨被人如搬运尸体一般搬回房中后,足足睡到了暮色将至。

他醒来时感觉自己像是睡着时被人暗中偷袭,歹徒却好似只对着他的头一顿爆击一般。

多久没喝的这么醉了?蔺晨闷哼一声,抱着脑袋坐在床榻上,脑中混乱不堪,对之前发生的种种,记忆模糊难辨。

他的记忆只清晰到入亭子那刻,之后的一切在脑中犹如雾中看花,不可名状。

应该没发生什么吧?蔺晨心存侥幸的想,而后又无所谓起来,还能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难不成把自己扒光了?那可不是要吓死我的小皇帝?想到那样的画面,蔺晨竟扑哧笑出声来。

看来今晚不能再去找萧景琰喝酒了呀,蔺晨无不遗憾的想。

虽然到了傍晚,他有心倒头再睡回去,有人却不会让他如愿了。

飞流站在他房前,期待的看着他,“烤鱼!甜瓜!”

嗷对了,还有这件事来着。蔺晨默默扶额,走到飞流身边狠掐了一把飞流的小嫩脸,笑道,“走!给我们飞流烤鱼去!”

要平时被这么欺负,飞流定要气急败坏的跟他闹一番,可今天明显烤鱼的诱惑占了上风,飞流不但开心的任他掐着,还积极的拉着掐他的那只手朝池塘奔去。

池塘在下午的大雪中又被冻上了一层薄冰,蔺晨本想安静垂钓,享受这宁静时光,可这不作美的薄冰先将他的闲情逸致打消了一半,随后,猴急的飞流直接让他宁静致远的心境荡然无存。

飞流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一截一端削的尖锐至极的长木杆,目光如炬,翩若惊鸿的点在薄冰上,看着冰下流动的水一眼不眨,不过片刻,便行如疾风迅如闪电的出了手,一发入魂,长杆利落的破冰而下,扎入那倒霉鲤鱼的身体里,被喜笑颜开地飞流挑了起来,献宝似的朝蔺晨挥舞。

蔺晨面上扯出一抹大大的鼓励微笑,心中的叹气声简直要将自己淹没。他从长杆上拔下那倒霉的鲤鱼,扔在了背来的背篓里,拍了拍飞流的背,温柔说道,“这么会抓鱼,那就去简单粗暴的多扎几个吧!”

飞流眼睛晶亮的郑重点头,一点没闻出蔺晨满口的酸味来,兴冲冲的返回去进行他的扎鱼大业。

事实证明,能让飞流忘掉原则,垂涎三尺的烤鱼定然不是凡品,烤好的鱼简直香飘十里,闻着都让人口水直流。肚子滚圆,但依然闻着十分嘴馋的飞流妄想去拿最后那个刚烤熟的,却轻松被蔺晨挡了回去。蔺晨挑眉瞥了他肚子一眼,嘲笑他道,“怎么,小飞流想一晚上就吃成大飞流?”

“你才大!”飞流不开心的瘪起了嘴,说着就要站起来,可他盘着的双腿刚一用劲,身体不但没有站起来,反而朝后仰去,慌张中,飞流想一个后翻稳住身体,可滚圆的肚子明显与他作对,不但阻挡他站起,还要阻碍他后翻。飞流不但没有稳住身体,还因为用力过猛在蔺晨眼前活生生的朝后面滚了一大截。看起来就像一个肥胖的鲤鱼滚过草坪。

“……”静默片刻,目睹一切的蔺晨:“哈哈哈哈哈哈……”

被香味吸引而来的萧景琰亲眼目睹了这啼笑皆非的一幕,怀揣心事无比沉重的内心不可抑制的被逗笑了,半沉重半想笑,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本就不是容易杞人忧天,庸人自扰之人,心中有什么便要说什么,一直都活得无比坦荡,这次的心思竟是他多年来除去赤焰案后,第二桩放在了心上犹豫不决想说却又不敢的事情。

此时待看到了香味竟来源于蔺晨之时,他不由自主的便停下了脚步,生出了强烈的逃避情绪来。可是男子汉理应无所畏惧,不过是喜欢一个人罢了,怎么能这么软弱!萧景琰心中一时半明媚半忧伤,竟在原地踌躇不前。

可他不动,有人动。蔺晨一手拦住气急败坏过来跟他拼命的飞流,一边转过头看向梅树下的萧景琰,嬉笑道,“陛下站在那里不动是在偷看我吗?我美吗?”

“……放、放肆……”平常对于这种调戏行为只为面无表情加以回击的萧景琰突然丧失了回击能力,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面无表情毫无威胁的低语。

可他虽然这么说着,却一步也不上前,脚下如生根一般,立于原地稳稳不动。目光闪烁,虽望着蔺晨那方向,眼神却飘忽,不与蔺晨相视。

简直恨不得脸上写满不正常。

蔺晨盯着眼神飘忽的萧景琰微微皱起眉,一把将跟他闹得气喘吁吁的飞流掀翻到一旁,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眼看着蔺晨朝他走来,萧景琰身体猛然僵硬,下意识的望向那一身白衣,可一与蔺晨那双微眯着的,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相遇,萧景琰便看似无意实则无比明显的转移了视线。他专注的看着蔺晨的银耳环,镇定自若的笑了笑,说道,“阁主傍晚竟有如此闲情逸致……也不知阁主有这等手艺,哪天是否也能尝尝阁主的烤鱼滋味?”

蔺晨一双眼幽深难测,定定的凝视着萧景琰往东往西就是不望向自己的双眼,缓缓朝他一步步走来,他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每当他靠近一步,萧景琰便紧张一分,当他距离萧景琰还有几步之遥时,萧景琰绷直成了令人不可忽视的姿态。这时,蔺晨却突然笑了起来,“这有何不可?……陛下这么紧张做什么,蔺晨又不是什么陌生人?”

说着便又上前一步。

萧景琰心中有苦难言,却又不允许自己落荒而逃,那几步之遥本就是他的极限了,虽然已经看透自己的心,但是现在还无论如何无法正常面对蔺晨。现下蔺晨却无知无觉的越过他的极限,朝他又逼近一步,萧景琰觉得自己都要看到蔺晨耳边碎发。

他竟不由自主的小小后退了一步。

蔺晨眯了眯眼睛,却又向他走来。

退了第一步,退第二步就容易多了。蔺晨步步逼来,萧景琰下意识的步步朝后撤去,可后背却猛然撞上结实的阻碍物,硬生生阻挡了他的脚步。

是那棵梅树!

萧景琰心中一慌,不由朝旁边挪去。

一只手臂突然袭来,将他当路劫断,咚的一声撑在了他身后的树干上。萧景琰心中一惊,仓皇回首,与蔺晨带着一丝戏谑和几分不知名情愫的眼眸四目相对。这次,距离近的让他甚至都可以数清楚蔺晨的睫毛。

萧景琰于是僵硬成了一块石头。

蔺晨却像是要将萧景琰逼死一般,将自己棱角分明的一张俊脸又靠近了几分,一双桃花眼乌黑深邃,紧紧盯着萧景琰低垂的眼眸。

萧景琰像是要将脚下的土地盯出火花来,他不敢抬头,因为蔺晨的呼吸近在咫尺,仿佛他只要微微一抬头,便会触及那双唇。

可尽管如此窘迫,萧景琰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不漏声色的模样。

蔺晨却看着他通红的耳根默默的勾了勾唇角。

他伸手摘下萧景琰发上的梅花花瓣,递于萧景琰眼前,声音低沉,“陛下,你的头上有东西,微臣帮你拿下来了。”

待看到那指尖花瓣,萧景琰说不上内心悲喜如何,只觉得一口气猛地松了下来,可刚发生的一切又让他有些恼羞成怒,他抬眼锐利的看了一眼开玩笑开到他头上的蔺晨,扯出一抹阴森的微笑,看似无力实则用力的将蔺晨从眼前推了开来,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阁主眼神可真不好,得离这么近才能看清。”

蔺晨轻飘飘的被他推开,却并无半分沮丧的神色,反而无视他黑如墨汁的面色,指着身后的烤鱼笑道,“陛下也是好鼻子,烤给陛下的鱼还未来得及送过去,陛下就自己找到了。”

萧景琰一愣,下意识道,“要给我……”

蔺晨叹息一声,看似伤心的瞅着他道,“陛下以为蔺某是什么人,身边有如此美人怎么能不时时刻刻费心讨好呢??”语罢,一双桃花眼不知抛过去多少媚眼。

萧景琰却什么也不想再说,他觉得自己若再听到一句美人,他便转身走人!

………………………………………………

老光:我打老光二字的时候,搜狗输入法提示,棍,马丹!简直让人生无可恋╭(°A°`)╮……吃糖吃腻了吧,都树咚了我嘞个去,我们接下来来点酸爽的如何(ಥ_ಥ)

评论(74)
热度(435)
©万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