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籁微光

虐恋狂魔,然而he亲妈党(ಥ_ಥ)

『楼诚衍生/蔺靖』殿下忘了,我替殿下记着 2

妈呀我终于码完了第二发,好累~快夸我~!接下来要开始甜中待小虐了,大家憋蓝过!!我是亲妈亲妈~!⊙▽⊙

冬季的琅琊山未免有些冷清,大雪遮掩了几乎所有的生机,显得天地一片苍茫孤凉。可琅琊阁主厅里火热的熔炉却隔绝了一切寒冷和凄清。

不但不凄清,反而热闹非凡。

“好~!!好~!”

“哎呀这傻大个身手甚好啊~!”

“打他的右肢,哎哟!错过了~!”

……

刀剑如鸿,一抹身影穿梭刀光剑影之中,灵活自如,身手敏捷的躲避着对方的攻击,在对方一击不成,反手刺来之时,以迅雷之势果断后撤,手中剑却如开弓之箭一般脱手射出,直直掠过对方脸庞,插入身后房柱。

对手被这突然袭击震慑当场,令呆愣于原地不动,而此刻,一抹淡淡血丝竟从他脸颊缓缓渗出。

四下一片寂静,片刻,雷鸣般的掌声夹杂着叫好声汹涌响起。

被划破脸颊那人在哄闹声中无奈一笑,拱手道,“阿言少侠好身手,是在下输了。”

阿言面无表情从柱上拔下剑来,默默走去蔺晨身边。

“哟,小东,你不是一向自诩武功天下第一嘛,怎么一个傻大个就把你打的屁滚尿流啦?”一直在旁观战叫好,看到自家好兄弟落败反而幸灾乐祸半天的琅琊阁高层部下贾齐不怕死的上前,不顾任东脸色发黑的揶揄起他来。

任东朝天翻了个白眼,转身就去打他,贾齐却放声大笑,毫无顾忌的与任东打闹起来,可待看到倚在塌上手握酒杯姿态风流的琅琊阁少阁主时,贾齐竟一手挡住任东,一手朝自家阁主大力挥舞,高声喊道,“既然阿言身手如此令人叹为观止,那定是要跟阁主较量一番的对不对?”

“对啊对啊~少阁主快上!”周围兄弟们起哄声高涨。

蔺晨在一片喧嚷中慢悠悠的调整了坐姿,看起无意实则锐利的看向贾齐,调笑道,“哎哟,你这是到底想看谁的身手呢?”

任东闻言,一把推开跟他推推搡搡半天的贾齐,抢先贾齐一步,笑道,“少阁主您还不知道他,他个武痴,定是想看少阁主展露一番身手。阿言武功再怎么好,少阁主跟他比,输赢哪还用猜?”

蔺晨笑眯眯的听着,竟不置可否。待阿言慢慢踱到面前,蔺晨抬眼看向那张未曾有过多余神色的冷颜,一双桃花眼微眯,眸子像是被酒醺过,眉眼含情,尽是醉人的诱惑,他向阿言勾勾手指,等阿言蹲下身子之时,笑问道,“我们打一场?”声音悠扬。

阿言眼眸清亮,静静与他对视,虽面色不变,但却缓缓摇了摇头。

“怎么,觉得打不过我?”蔺晨好笑的捏住阿言下巴,将他托至眼前,轻声道,“我让着你。”

阿言却依然是他那山崩地裂不改颜色的模样,看着蔺晨再次摇起头来。

“不打你。”阿言难得一闻的低沉嗓音随之响起。他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破天荒的乌黑眼中露出几抹犹豫,朝蔺晨努力解释道,“不想打你。”

蔺晨挑逗的笑容僵在嘴角,一时间,天地玄黄,他竟只看得见阿言黑如乌木的眼眸。何等深邃的眸子,现在却好似莫名只装得下清晰纯粹的那些爱慕,那份坚守。

受美人之情如斯,本应是快活的才对。蔺晨笑容却淡了下来。

他收回捏着阿言的那只手,手指却下意识揉搓,似是手指在怀念方才指尖所触到的温热。

片刻,蔺晨仰头,竟已恢复他那盛世风流的模样,他看了眼阿言身后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瞅着这边的一群部下,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他从桌上拿出一颗珠子,在阿言眼前晃了晃,等阿言视线凝聚在他手中时,方道,“你要是拿到我手里珠子,我便答应让你时刻跟着我,再不丢下你,如何?”

话音还未落,阿言便出手如电,竟已开始抢夺起蔺晨手中的珠子。蔺晨手腕却是一转,硬生生从阿言手中逃脱开来,下一刻,在一片叫嚣声中,蔺晨刹那间便已飞渡至主厅中央。而阿言依然紧跟其后,双眼紧盯蔺晨右手,尽管是赤手空拳,但其速度之快仍叫人眼花缭乱。

四下里叫好声不断,更有甚者在旁是七嘴八舌的一顿指点叫嚷。

可打斗中的二人却像入了无人之境,恍若隔世一般。

阿言的动作在蔺晨眼中却慢的出奇,他如花间游走一般悠闲的躲避着阿言的攻击,脚下步伐沉稳多变。每当阿言将他逼去死角之时,蔺晨便将珠子向阿言身后抛去,趁其不备,粼波微步一般掠过阿言,绕其背,重新将珠子攥入手中。

待阿言猛然回转,他便慢悠悠的将送上来的身体揽入怀中,戏谑道,“怎么这般迫不及待?”

这流氓行径看的周遭人等哄声大起,笑闹声简直像要掀翻房顶。

一般人在这等调戏之中怕是早就不堪凌辱,恼羞成怒,愤然离去也未可知。可阿言却依然端着自己冰山似的脸,将蔺晨怀抱视若无物。更是凭借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趁其不备向蔺晨手中抓去。一但蔺晨换手,他便眼明手快的转换目标,一时间竟今蔺晨手忙脚乱起来。蔺晨想后撤逃脱,却被识破此计的阿言一把抓住衣袖。

被自己一时歪念所害,现在竟挣脱不开,蔺晨无奈又好笑。他见左右躲闪不过,突然竟将珠子放入口中,牙齿咬住朝愣住的阿言炫耀了一番,可看到面前傻大个呆愣不动,皱眉苦恼的样子,蔺晨心下莫名觉着这样做似乎有些无趣。他也不过是逗逗他罢了,却忘了这人是个较真的主。思及此,蔺晨也淡了玩弄之心,张开嘴准备拿出珠子。可说时迟那时快,本呆愣着的傻大个竟突然向蔺晨袭来,在一片惊呼声中,阿言的红唇在蔺晨眼前放大。

蔺晨站立原处,看着阿言清澈见底的眼眸,感受到他的舌尖勾住珠子,从他牙间擦过,润湿他的唇瓣。

阿言退了开来,朝他显示起嘴中的珠子,一脸郑重的样子,好似珠子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哎哟,阿言好样的~!虎口夺食啊!!”

“我的天,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少阁主被反调戏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蔺晨在一片嬉笑声中眨眨眼,终将视线从阿言身上移开,刚准备笑骂起手下,却兀地传来一声浑厚的怒骂声来。

“我平常骂你也就算了,不打你你就不知道我文武双全是不是?!!!”

众人闻此音均是脸色大变,跪倒在地,恭敬喊到,“阁主!”

老阁主冷哼一声,慢悠悠的走进厅来,看着蔺晨那一脸阳光明媚朝他拱手意思意思的样子就怒火攻心,不由得朝他走去,口中也不停,“我大老远就看到你这儿热闹非凡啊!我在外面劳累,你倒好,逍遥快活!”语罢,未理会蔺晨的巧言辩解,老阁主却突然凝重道,“南楚宫中我们的人被识破了,你带着人现在立刻就奔去南楚,定要活生生救下她来。”

蔺晨玩闹的神色收回,诧异道,“隐藏那么深都被识破?”

“不是那个,是做宫女的那位,行事有些过,被人看出端倪。你速去处理将人带走,别让她连累了其余我们的人。”老阁主解释道。继而,他指了指门口那群人,说道,“正好还都在这,你挑完人就直接上路。”

蔺晨点点头,挑了几个身手敏捷的下属,朝老阁主行了个礼,笑道,“那孩儿这便走了。”

“等等,”老阁主却皱起眉来,指着站在蔺晨身边的阿言道,“你这是也要带着他?”

蔺晨一愣,却又宛然笑开,反问道“又有何不可?”

“当然不可!他毒性未愈,在这寒气中万一犯了,不但他得死,你们怕也得死!”老阁主说道,“正好留下他来,给我好好治治。你就不要管了。”说完,他猛一抬手,一根针就扎入阿言后颈,阿言身体晃悠摇摆,突然朝地上倒去。

蔺晨当空接住阿言,轻柔将他交与手下,松开手时手中竟犹豫了片刻,他垂下眼帘,掩盖住了眼中的一片汹涌。

“那爹,我可走了,阿言就交给你了。”这次,蔺晨朝老阁主随意摆摆手,转身朝外走去。

“蔺晨。”老阁主却犹豫的叫住他,“……待你回来,他可能已经毒解……被封闭的神识就回来了……可能会,不记得你。”

蔺晨身形顿住,片刻,他的声音悠悠传来,依然是那漫不经心的样子,“知道了。”

其实是早就知道的事,哪里会难过呢?蔺晨一行人在雪夜里策马狂奔,大雪染白了头发和衣襟。蔺晨在漫天大雪里,默默心想,不过是在他中毒期间玩乐一番罢了,现在只是结束而已,何须难过呢?可无论怎么想,蔺晨却依然面无表情的攥紧了手中缰绳,心中缓缓升起无法忽略的顿痛。原来忘掉一个人那么轻易。

夜奔数里,再强健的人都已感到疲惫,正好前方一座破庙,蔺晨当即决断休息片刻,待风雪稍霁复前行。

而在琅琊阁中,正被喂下药丸的阿言却猛然睁开了眼睛。待看到眼前的老阁主,阿言一个翻身坐起,一言不语的下了床便朝外掠去。

一行人急忙阻拦,老阁主却突然伸手制止。手下们疑惑望去,老阁主却幽幽叹了口气,看着阿言利落好似身体本能般上马狂奔,声音低沉道,“没关系,他已服了解药,任他去吧。”老阁主心中暗暗想,至多两天,药效就要发挥作用了吧。

“少阁主,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同去的贾齐卧在干草上,悄声询问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蔺晨。

“你都听见了我能听不见吗?”蔺晨闭着眼睛嘲讽道,“一个人而已。不要草木皆兵。”

马蹄声愈发逼近,贾齐不安的站起身来,顺着窗户向外看去,待接着暗淡月光看到远处道上一抹身影时,贾齐诧异道,“这人好似冲着这庙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来就来吧,慌什么。”蔺晨戏谑道。

可贾齐却慢慢蹙起眉头,凝神去看,疑惑道,“这身影怎么有些熟悉……咦?阿言??”

话音未落,蔺晨却猛然睁开了眼,起身向外掠去。

大雪纷飞中,落入蔺晨眼中的便是阿言满脸的苍白,却依然策马扬鞭向他奔来的身影。永远好似不动声色的蔺晨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惊愕,所有的意外都留给了这个连身份都未知的雪中之人。

他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被自己压抑着的东西终于破土而出,惹的他心中发痒发麻,却也微微的甜香。

阿言自也是看到了雪中屹立的蔺晨,他踉跄着从马上越下,一步步的朝静望着他的蔺晨走去,好似这天下风雪再大,也无法阻止他的前进,直到他与蔺晨之间只隔半臂。阿言乌黑的眸子里第一次饱含了愤怒,他瞪着神色平静,看不出情绪的蔺晨,缓缓张开自己紧握的右手,递到蔺晨眼前。

那只不过是个珠子。

蔺晨在看到珠子的那刻呼吸都停了下来。他听见阿言夹杂怒气的声音响起,刺入他的耳朵,刺入他的心底。

“说好的!”

蔺晨缓缓吐出一口气,凝视着阿言怒气冲冲却依然俊美如铸的脸颊,突然轻轻笑了起来。“你可真是个傻美人,”他说着,伸手包住阿言的张开的手掌,包住那颗无比重要的珠子,将阿言缓缓拉入自己怀中,蔺晨抚着阿言光滑的发,眼中汹涌的倾诉只透露给了天地月光,他在阿言耳边低声说道,“那,我们就说好了,从今以后再不分离。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彼此,好不好?”

夜凉如水,阿言却感觉温暖如春,他在蔺晨怀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光有话说:这么粗长,索,爽么~~@( ̄- ̄)@

评论(61)
热度(552)
©万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